<ins id='pzre9'></ins>
<dl id='pzre9'></dl>

    <code id='pzre9'><strong id='pzre9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pzre9'></span>
    <fieldset id='pzre9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pzre9'></i>
      <i id='pzre9'><div id='pzre9'><ins id='pzre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pzre9'><strong id='pzre9'></strong><small id='pzre9'></small><button id='pzre9'></button><li id='pzre9'><noscript id='pzre9'><big id='pzre9'></big><dt id='pzre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zre9'><table id='pzre9'><blockquote id='pzre9'><tbody id='pzre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zre9'></u><kbd id='pzre9'><kbd id='pzre9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pzre9'><em id='pzre9'></em><td id='pzre9'><div id='pzre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zre9'><big id='pzre9'><big id='pzre9'></big><legend id='pzre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歲月共往事,終究夢一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如果不是萬聖節那天心有靈犀的小插曲,應初禾大概還不會發現,她居然對傅景深瞭如指掌。

            晚上七點鐘,夜幕沉沉地垂下來,置於小路兩邊的數盞南瓜燈火光躍動,昏黃的光亮暈開一片朦朧的霧靄,在墨色裡搖曳。

            萬聖節恰逢周末,烏泱泱的人群聚在操場的高臺下,搖著熒光棒和燈牌吶喊,臺上彩燈繽紛,音箱嗡嗡低鳴,女主持人的聲音稍顯尖利:“下面我們有請選手自己挑選搭檔。”

            這是q大的校園歌手總決賽,主持人別出心裁設定瞭一個互動環節,十位選手從觀眾中挑選一名搭檔,然後選手穿上相同的服裝,以面具遮臉,坐在椅子上,每人清唱一句,由搭檔辨認聲音。

            臺下的觀眾一片沸騰,踴躍向前,應初禾抱著保溫桶被推搡著擠到一邊,她趁機撥開人群,想要遠離這個是非之地。

            “我選……應初禾。”傅景深率先開口,他站在陰影裡,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,聲音不大不小,字字篤定,如同一枚炸彈瞬間引爆人群。

            這也難怪,傅景深,一個行走的男神標配,顏正智商高,尤其是曾經作為男主角參與拍攝瞭q大的招生宣傳片,畫面的格調很清新,枝繁葉茂的綠樹蒼翠欲滴,他穿著白襯衣站在樹下,轉頭淺笑,上傳至學校網站上僅一下午,網站就因訪問量過大被擠癱瘓,還有一些媒體以“校草”稱呼他。

            在那麼多人裡,大概也隻有應初禾完全不把他當回事。

            聽到傅景深點名叫她,應初禾縮著脖子,假裝沒聽見,奮力揮臂扒開人群,逆流而行。

            “初禾!”舍友祝嬌嬌人高馬大,鷹眼在人群中一掃,飛快鎖定瞭目標,她一把抓住企圖逃跑的應初禾,語氣急切又興奮,“我的天,你真是走瞭大運瞭,傅景深欽點你!僅次於中五百萬啊!快上去!”

            “中獎的機會留給你,我還有事……”應初禾垂死掙紮。

            “少說廢話,幫我要到男神每天的時間安排表,我要去守株待兔。”祝嬌嬌湊到她面前低聲叮囑,圓潤的兩頰激動地抖瞭抖,“報酬是兩個雞腿,東門郭記。你知道的,限時限量,每次至少排隊兩個小時。”

            “四個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成交。”祝嬌嬌咬咬牙,豁出去瞭。

            應初禾愉快地為五鬥米折腰:“快為我開路。”

            祝嬌嬌從小習武,一進大學就在健身房兼職作教練,健碩的小身板將彪形大漢過肩摔也不在話下,一路勢如破竹,把瘦弱的應初禾推到臺上。

            【二】 願為某一人,洗手作羹湯

            十個選手陸陸續續選出瞭搭檔,臺上立時顯得熱鬧非凡。應初禾有點緊張,蹭到傅景深身邊扯瞭下他的袖口:“如果一會兒我聽不出來你的聲音怎麼辦?”

            她的手指輕輕敲在他腕間,有些涼意,傅景深剛想安慰她,又聽應初禾試探著問:“那你寒假還會給我做桂花糖芋苗吃嗎?”

            果然是這樣,吃貨的心思他早該想到,傅景深瞥瞭應初禾一眼,視線又頓在她抱著的保溫桶上,不冷不熱地發出兩連問:“你現在手藝真讓人羨慕啊,還用得著我獻拙?再說,削破手指也要熬愛心粥,這麼不屈不撓的精神但凡用兩分在學習上,你的高數會掛科?”

            保溫桶裡裝著山藥紅棗粥,應初禾蹲在寢室陽臺上整整一下午搗鼓出來的成果,用小電飯煲把粥燉得濃稠黏糯,香氣四溢,還添瞭冰糖,打算送給尚在養傷的邵亭遇。

            看似簡單的粥,對於應初禾來說可謂廚藝上的一大飛躍,雖然在準備食材的過程中搞得雞飛狗跳,尤其是她處理山藥時手滑沒抓好,還被刀剮破瞭手指,幾次想要放棄,但為瞭把誠摯的心意送給邵亭遇,還是貼上創可貼咬牙忍瞭。

            別人或許不知道,可傅景深最清楚,應初禾絕對是料理黑洞,十二歲那年偷偷下廚差點燒掉瞭半間廚房,即使多年後提起,應爸應媽還是心有餘悸,所以嚴禁她私自進廚房,每當他們太忙來不及做飯時,都會讓她去一墻之隔的傅傢蹭飯。

            “傅景深。”他明明大她兩歲,應初禾卻總喜歡連名帶姓叫他,聲音脆生生的,綁著馬尾辮,像顆鮮翠的青蘋果,嬌嬌小小地站在他傢門口,“我可以來你傢吃飯嗎?”

            得到傅景深默許後,她歡快地跑進來,在院子裡逛一圈,覺得無聊,又來糾纏在山楂樹下做題的他:“今天吃照燒雞腿好嗎?”

            他懶得抬頭,應初禾再接再厲,趴在石桌上湊臉過去:“蜂蜜加多一點可以嗎?我喜歡吃甜的。”

            傅景深一直懷疑,自己向來被稱贊有耐心,完全是被應初禾這個小話嘮那麼多年磨煉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他們相識十幾年,傅景深始終以為她還是個不知愁滋味的小姑娘,他從來沒想過,號稱一輩子和廚房無緣的應初禾,現在竟也會為瞭某一個人甘願洗手作羹湯。

            臺上臺下嘈雜的歡呼聲權作背景,傅景深心裡還是深沉的靜,他伸手摸瞭摸她食指上的創可貼,沒再說話。

            “打人不打臉,揭人不揭短,大喜慶的日子提什麼高數煞風景?”應初禾屈起手肘抵瞭他一下,十分不滿,“模擬題快幫我整理好,我要好好磨磨槍,好在補考時一鳴驚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