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j7dm0'><strong id='j7dm0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span id='j7dm0'></span>
    <dl id='j7dm0'></dl>
  2. <tr id='j7dm0'><strong id='j7dm0'></strong><small id='j7dm0'></small><button id='j7dm0'></button><li id='j7dm0'><noscript id='j7dm0'><big id='j7dm0'></big><dt id='j7dm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7dm0'><table id='j7dm0'><blockquote id='j7dm0'><tbody id='j7dm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7dm0'></u><kbd id='j7dm0'><kbd id='j7dm0'></kbd></kbd>
  3. <acronym id='j7dm0'><em id='j7dm0'></em><td id='j7dm0'><div id='j7dm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7dm0'><big id='j7dm0'><big id='j7dm0'></big><legend id='j7dm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ns id='j7dm0'></ins>
      <i id='j7dm0'></i>
      <i id='j7dm0'><div id='j7dm0'><ins id='j7dm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j7dm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不是青梅竹馬也要好好相愛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4

            她緊緊跟在我後面,我走她走,我停她也停。原本想把她累倒,結果竟然是我走不動瞭。
            別再跟著我瞭行不行?我哭喪著臉。不行!她叉著腰大口喘氣,你必須管!去把你女朋友搶回來,別讓她跟羅斐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拜托。她不是我女朋友瞭,去年就不是瞭。那也是你不對,誰讓你跟她分手的?如果你們還在一起,她怎麼會認識羅斐……她絮絮叨叨,講的完全不是道理。
            我抬腿走人,她繼續跟。一個下午,跟著我繞瞭小半個城,回到學校,一直跟到男生樓門前。
            女生不讓進的。我轉頭對她說,你回去吧。她忽然一把扯著我的胳膊,大聲喊,你欺負人!
            走進走出的同學都朝這邊看。我徹底投降,別喊瞭,我小聲求她,我請你吃飯行不?
            如果她不是女生,又瘦巴巴的,我真想把她的臉打扁!
            她要用食物來槍斃悲哀
            她已經點瞭一堆東西,手指還在菜單上劃。我終於失去大男人風范,伸手搶菜單,吃得完嗎?她卻早有防備,把菜單朝身後一塞,瞪著我,我都失戀瞭,還不讓我吃點東西。沒聽過那句話嗎,我要用食物槍斃我的悲哀。
            怎麼有那麼不講理的人呢?她槍斃悲哀我不管,可是憑什麼浪費我的錢?
            菜陸續上來,她一點不客氣,吃得酣暢。我看著一大桌子菜有些心疼得吃不下飯去。
            她終於吃飽瞭,看起來臉上的笑容溫和多瞭。還知道謝謝,不再糾纏我就好。我小聲嘀咕。她卻好像聽到瞭,說,不過這事你還得管,不然我天天去找你。
            這位同學……
            我叫毛亞!她又瞪眼睛,如果不是你女朋友戴嘉,這會兒,我正和羅斐看電影呢!
            這麼刻薄不講理的女孩,我憤憤地想,難怪會被拋棄。
            我的青梅竹馬
            但這事我真是管不瞭,戴嘉和我分手已經快一年瞭。
            我和戴嘉,說起來也算青梅竹馬,從幼兒園一起讀到大學。那種感覺,可能有點像多年的夫妻,很熟悉,很親近。可這並不代表瞭解,我一直以為戴嘉是個溫和順從的女孩子,不知道這麼多年,因為年少,她性格裡的鋒芒一直掩藏著,在長大後才漸漸顯露出來。而我的性格多少遺傳瞭父親的溫敦。戴嘉說,我不想我的愛情從現在就開始陷入到平穩。
            我很無奈,我給不瞭她想要的動蕩和激情。我們和平分手,之後戴嘉就報瞭一個模特班,在周末或節假日去走臺。
            因為不再戀愛,偌大的校園,一年到頭竟也見不瞭兩面。前段時間碰到她和一個男生在一起,高高大大的男生,帥氣十足,眉眼唇角,都帶著一種桀驁的氣息,旁若無人地擁著戴嘉穿越黃昏時分擁擠的操常
            那一刻,我心底依舊有暗淡的壓抑,我喜歡瞭戴嘉很多年,那種喜歡,成瞭我生活裡的習慣。但失去她,卻是註定的。就像分手的時候,戴嘉沖我嚷,你就不能拒絕嗎?你就不能不允許我離開你,你就不能有點激情……
            但說什麼都晚瞭,她所說的那些,我並沒有去做。即使做瞭一次又怎樣,改變不瞭根本。
            因為毛亞的無理取鬧,我知道瞭戴嘉新男朋友的名字,羅斐,體育系很有名氣的男生。毛亞說,羅斐是為瞭戴嘉,才和她分手的。
            她的青梅竹馬
            不管怎樣拒絕,還是被毛亞灌輸瞭一些她和羅斐的"往事".他們,竟然也是青梅竹馬,他們從小住在同一個院裡。用毛亞的話說,這麼多年,她一直享受羅斐的保護和寵愛,她是為瞭他才考來這個城市的。
            奇怪,這是什麼破地方,怎麼青梅竹馬到瞭這裡就完蛋瞭?毛亞皺著眉頭說瞭這句話,我忍不住笑起來。精靈古怪的女孩子,滿腦子的莫名其妙。可我真的擺脫不瞭她,她真能做出來,像棵小松樹一樣站樓底下等。
            她到底有多喜歡羅斐?一直不肯放手。
            而沒多長時間,一宿舍的同學都認定她是我新交的女朋友。評價也挺一致:蠻可愛的,尤其那張圓嘟嘟的臉。
            圓嘟嘟?我怎麼記得第一次見她時,她的小臉瘦得像柳條?再見到她,我把她拉到太陽底下仔細看。天,果然成瞭圓嘟嘟。她被我看得莫名其妙,你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訴我。
            我答非所問,毛亞,你可胖多瞭。失戀的人都會胖,大驚小怪!不過……我又仔細看看她,你胖一點好看。沒勁。毛亞毫不在意我的恭維,你是不是一直騙我?你就沒去找過戴嘉是不是?你要再不管,我可去找她瞭,到時候,你別說我對她不客氣。毛亞握握小拳頭,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她算是迷途不知返瞭。
            一次過分的惡作劇
            沒想到,毛亞竟然真的會去找戴嘉。那個周末,戴嘉在一傢商場走臺,為婚紗攝影店做宣傳。毛亞竟然趁著熱鬧,在臺下做手腳,戴嘉走到她旁邊時,她趴在臺邊用身體按住瞭那件婚紗長長的下擺。後果可想而知,婚紗撕壞瞭事小,嚴重的是,戴嘉摔瞭個跟頭,受傷瞭。本來沒人以為是故意,偏那天羅斐做護花使者,他一眼看到毛亞,認定是她刻意而為。
            戴嘉雖然最後決定不追究,但那件婚紗,毛亞是賠定瞭。
            我知道後大為惱火,不是因為毛亞的惡作劇,而是羅斐這小子的不近人情,不管怎樣,毛亞也曾是他的青梅竹馬。
            我扯瞭毛亞去找羅斐,她眼淚汪汪地跟著我。可到瞭羅斐宿舍樓下,她卻死活不給我羅斐電話。從來沒那麼生氣過,我說,如果你不給我,我就挨著門去敲!
            毛亞被我的樣子嚇倒,抽搭著報瞭一個號。我一個電話把羅斐招下來,不等他說話,劈頭蓋臉地質問,她都是為瞭你,就算你不領情,也沒必要將她置於難堪!
            羅斐不為所動,她無理取鬧在先。你拋棄她在先,不知道哪來的怨氣,毛亞糾纏我那麼久,我都不動聲色,這一次卻突然爆發。
            拋棄?羅斐轉過頭,毛亞,你太過分瞭!毛亞朝我身邊縮,不辯解,隻是哭。我的火氣更大瞭,就算你有瞭新歡,也不必對舊愛如此刻薄,你還是不是個男人?
            羅斐趁我不備,一把將毛亞從我身後扯出,毛亞,你給我解釋清楚!這麼多年我一直把你當妹妹,你卻隻會跟在我身邊搗亂。你容不下我找任何一個女朋友,我開始就說明白瞭,我們隻能是兄妹是朋友對嗎……
            可我一直都喜歡你,你不喜歡胖女孩,我就把自己餓瘦。你喜歡健康的瘦,我就跑步,我……
            毛亞嚶嚶地哭起來,我的腦子卻亂瞭。毛亞騙瞭我,她和羅斐,從來就沒有戀愛過,我上她的當瞭,跟著她沒事找事,她還讓戴嘉受瞭傷……
            這才想到戴嘉,想到她直直從臺上撲倒在地,心裡疼瞭疼。
            毛亞,別鬧瞭好嗎?羅斐遞過來紙巾,看我一眼。我有些難堪,說不出話來。他笑笑,戴嘉說你是個永遠不會發脾氣的人,我看未必。說完,嘆口氣,轉身上瞭樓。
            她的背影,讓我覺得陌生
            還是約瞭戴嘉出來,在以前我們常去的一傢小冷飲吧見面。戴嘉的胳膊貼著紗佈,臉上也青瞭一塊。我有些理解為什麼當時羅斐不放過毛亞,她是過分瞭。
            見瞭戴嘉,又不知道該說什麼,結果一張口,說的竟是毛亞,我說那丫頭有點太胡鬧……
            戴嘉笑笑,聽羅斐說起來過,一直沒在意,沒想,她真是愛鬧。並不是怨恨的口吻,有愛的人是富有的,總會大度一些吧。
            接下來的話更莫名其妙,我又說,其實我和她,沒……
            戴嘉更是笑,你不覺得你對她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嗎?以前,你從來不會因為我發那麼大的脾氣。
            我……不知道怎麼回事,見瞭戴嘉,想好的話全然變瞭內容。倒是她落落大方,當我老朋友般言語自然。戴嘉的頭發也長瞭,很長,那樣長發飄飄的樣子,竟讓我覺得有些陌生。
            你去哪裡我都跟你走
            毛亞始終低著頭,我把菜單遞給她,她不接,英雄氣短的樣子。差點被你陷害瞭。我一邊教訓她一邊點菜,終於輪到我耀武揚威。他要是沒女朋友,我肯定有機會的。她小聲辯解。跟著他就那麼好?當他女朋友能幸福死嗎?我的聲音比她大很多倍。
            幼稚,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講這個道理。沒想她先醒悟瞭,我再不會喜歡他瞭,他讓我花瞭那麼多錢!我終於笑起來,她可真夠幼稚的。
            可是這麼幼稚的女孩,又這麼愛胡鬧,不管著她點怎麼行呢?於是我替她叫瞭一堆她愛吃的菜。吃吧,我真覺得你胖點好看。剛才嘟著的嘴巴立刻咧開瞭,真的?
            我真是拿她沒辦法!
            畢業的時候,聽到戴嘉和羅斐分手的消息,因為畢業去向的問題。誰都不肯委屈自己順從對方的選擇,隻能分手。
            毛亞聽瞭不住地搖頭,然後忽然用力抱緊我,我可不跟你分開,你去哪裡我都跟你走。咱們不是青梅竹馬,所以可要好好的。
            擁著我珠圓玉潤的姑娘,聽到幸福像細碎的鞭炮,噼裡啪啦地炸開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