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7ggm7'><strong id='7ggm7'></strong><small id='7ggm7'></small><button id='7ggm7'></button><li id='7ggm7'><noscript id='7ggm7'><big id='7ggm7'></big><dt id='7ggm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ggm7'><table id='7ggm7'><blockquote id='7ggm7'><tbody id='7ggm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ggm7'></u><kbd id='7ggm7'><kbd id='7ggm7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7ggm7'><strong id='7ggm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7ggm7'></ins>
        <i id='7ggm7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7ggm7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7ggm7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7ggm7'></fieldset><i id='7ggm7'><div id='7ggm7'><ins id='7ggm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7ggm7'><em id='7ggm7'></em><td id='7ggm7'><div id='7ggm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ggm7'><big id='7ggm7'><big id='7ggm7'></big><legend id='7ggm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隻想再陪你半小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  天很黑,還下著毛毛細雨,那條崎嶇的山路上隻有他們的車子在開。女人還不停地提醒著男人,開慢一點,下雨天路滑,反正快到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答應著女人,沒事,開瞭這麼多年車瞭,我會小心開的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何嘗不想早點到傢,在外跑瞭這麼多天,和女人這麼急地摸黑趕回去,就是為瞭早點回到傢,見到傢裡的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男人對這條路很熟悉,左邊是懸崖,右邊是山坡,哪兒有急轉彎,哪兒的路比較窄,男人就是閉上眼也知道。可今天男人的心裡還是很緊張,下雨天路變滑瞭,再加上這臺老爺車,已跑瞭好幾年的運輸,天知道它會不會在這個惡劣的天氣裡罷工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也是全神貫註地開著車,眼睛盯著那用微弱的車燈照亮的路面,他不想讓女人在這麼黑的夜晚在這個荒郊野嶺過夜,女人的膽子很小的,每天晚上睡覺都往他懷裡鉆。

              到那個轉彎處時,男人也是百倍地提高警惕,那是一個急轉彎,常常有不熟悉路況的車子在那裡發生車禍。男人輕踩剎車,減速,掛低擋,然後再一個急打方向盤便可以順利地通過這裡。

              可男人忽然感覺車子往外輕輕地滑瞭一下。男人以為是路滑,便又輕踩瞭一下剎車,以保持車子的穩定,可一下子那車子卻是急速地向外倒去,一陣沉悶的巨響後,車子裡變得漆黑一團,車燈和儀表全部熄滅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知道他這次是遇到瞭塌方,天下雨使路基變得松軟,恰好他們的車子經過便塌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一會兒,從驚恐中回過神來的男人才感覺到自己的腳一陣劇烈地疼痛,他明白是因為自己的腿被撞得變形的駕駛室卡住瞭,可四周卻是漆黑的一片,甚至近在咫尺的東西也看不見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想去拉旁邊的女人,可車子卻輕微地動瞭起來,而且還伴著樹枝咯咯的聲音。男人明白側翻的車子剛好被一棵樹給擋住瞭,而這棵樹又不知能堅持多久,現在在車裡多待一會兒就多一分的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不能動彈,隻好輕聲呼喚女人的名字。女人這時正是驚魂未定,聽到男人的叫聲,便輕輕地應瞭一聲,聲音中帶著恐懼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,你車門那邊是路,你快點爬出去,這車子可能馬上就要掉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女人沒吱聲,男人急瞭,大聲地對女人喊道,你快出去啊!

              女人輕輕地問,那你呢?

              男人知道女人在擔心他,隻好實話告訴女人,他的腿被卡住瞭,出不去,而且這樹也支持不瞭多久,女人早一分鐘出去就多一分活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女人卻是沉默,過瞭一會兒,女人說,我也被卡住瞭,動彈不得,女人還伸出手來抓住男人的手,男人感覺女人的手在輕輕地顫抖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想,事已至此,隻好聽天由命先找救援瞭。男人從褲兜裡掏出手機,還好,那信號雖然微弱,可仍打得通,於是,男人便撥打瞭110,把自己的方位告訴瞭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打好電話後,男人也還是擔心,他不知道車下面的樹能堅持多久,隻是車裡的每一陣輕微的舉動都會讓下面的樹輕輕地搖晃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緊緊地握住女人的手,然後輕聲地安慰她,沒事的,救援馬上會來。而女人也是握緊他的手,似乎能從他這裡得到一絲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半個小時的等待讓他們感覺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,畢竟這是在死亡的邊緣。

              救援車來瞭,那鋥亮的車燈照到瞭他們的車子,救援隊員大聲地告訴他們別動,然後用粗纜繩拉住他們的車子,把他們從死亡邊緣拖回到瞭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而一到路上,女人卻是身手敏捷地從自己的座位裡站瞭起來,急著去看他的傷勢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這才發現,女人並沒有受傷,剛才她隻是騙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責怪女人,剛才你為什麼不出去?

              女人淚流滿面,說,隻是想再陪你半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一旁的救護人員卻告訴他們,女人如果出去兩人可能都會沒命。那車碰撞樹時,不知怎的轉瞭個頭,女人座位那邊成瞭懸崖,而如果女人一開車門,下面的樹可能就會斷掉。

              聽著這些,男人和女人都驚恐未定。男人隻是淚流滿面地抱著女人。他明白,是那種生死相守的愛救瞭他們倆。